新闻是有分量的

杨散逸:我帮国度和“范冰冰们”算了笔账_凤凰资讯

2018-10-29 03:17栏目:商业
TAG:

范冰冰在电影《大轰炸》剧组拍摄过程中实际取得片酬3000 万元,其中1000 万元已经申报纳税,其余2000 万元以拆分合同方式偷逃个人所得税618 万元,少缴营业税及附加112 万元,合计7304834 亿元。有关于范冰冰逃税这一事件,网上已经讨论了很多,但是范案背后反映的税负平衡问题和征收制度问题,仍有思考的空间。对此,我有几个观点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果然,今年这一税收优惠政策已经被打消了,但是全国各类园区的财政返还政策,其实还是数不胜数的。如果这种税收财政返还引进的是工业生产企业等重资产行业,鼓励企业在当地设厂生产,就可以带动当地的建筑业、运输业、力争原材料的生产销售、当地的餐饮生活服务以及本地居民就业等等,那么这种鼓励可能还有一定的正当性。

  但是如果对股权投资、文化演艺等金融企业和轻资产公司给予财政返还,原因这些企业实际生产经营均不在注册地发生,就经济发展来说,除了添补本地政府的纸面gdp外,可能对当地经济异国任何实质帮助。但是将其他地区的税收引入本地区后,再将部分返还给企业,造成全国的税收总量减少,企业只是更换注册地就大量减少纳税,本质上是一种多自私自利少自私自利,以邻为壑,饮鸩止渴的行为。

  逃税入刑和税务局背锅侠范冰冰不会入刑,我在《不光阴阳合同管不过来,就算真逃税了也不用入狱呢!》中已经分析过,在这里不再累述。但是我们需要关注的是,在审计中有一个术语叫要紧性水平,简单来说,就是低于一定金额,就原因不要紧而不调查了。我国法律规定的税负常常被人诟病,但在实际履行过程中,人民群众纳税意识普遍不强,阴阳合同之类的税收违法现象现象屡见不鲜,如果有意规避,实际承担的税负可以说是有限的。

  法定税负不低但履行相对宽松,是我国税收履行活动的一大特点。如今,很多专家都认为,税收违法频繁不宜全部追究刑事责任。其实如果想照顾这一点,立法时完全可以在金额和比例上给出上限,规定要紧性水平,指出应负刑责的金额和比例的金线。异国规定的结果,就是现在个人逃税过亿竟然飞扬跋扈追究刑事责任。法律订定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需要不断完善。

  我们可以理解法律必然要对现实妥协,未来肯定还会有类似的妥协式立法,法律也不可能异国漏洞,但应该从中汲取教训,在顾及现实之余,也要尽可能设置好防火墙,控制潜在的损害。还有一点值得重视的是,这次范冰冰案同时行政处罚了6位税务干部,幸亏异国发现违规情节,不然就是坐实逃税的不判刑,执法的税务局人员反而原因渎职罪被判刑了。

  说实话,不管是地方拟订税收优惠还是地方财政返还,都不是市级税务局长能够做主的。而阴阳合同飞扬跋扈被发现的核心,是税务局异国金融监控权限,所以需要指出的是,专管员和所长,实际上是原因权限的限制而飞扬跋扈行使自己的职权,而不是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做了错误的事情。告缗令与吹哨人制度崔永元在微博里调侃说:汉朝给四亿,而今给十万。